2015中国程序员生存报告 你苦你先看

上班编码,加班编码,回到家倒头就睡。别人给结婚同事包红包,他们却从来不用,因为很可能明天就跳槽不在同一家公司了。结婚前衣服都是妈给买,结婚后媳妇包办,自己从没买过衣服,因为不知道该去哪儿买什么牌子。但是他依旧被广大程序员羡慕着,因为……哥们儿成功脱单了呀。

编程问答社区Stack Overflow公布了2015年程序员调查报告显示,157个参加统计的国家中92.1%的软件开发者是男性。我只能说其中156个国家包揽了剩下的7.9%,一个姑娘也没给中国同行留!你看我们像屌丝,我们嘲笑你看不穿——什么叫“像”呀?现在由我们来不负责任地发布中国程序员生存报告!

我们的种族。高中理科女生少,大学计算机专业女生更少,工作后直接断了活路,异性数量和质量下降到开始挑战人性的地步。稍微漂亮点的妹子都去了测试部门,硕果仅存的异性都是内外兼修的爷们儿。

我们的话题:很荣幸我们在和平年代还能感受到生存威胁。猝死程序员年年有,每次听到消息都下意识摸摸心脏。反思最近两个月没有日夜加班,拍拍胸口,嘱咐小心脏“你可好好跳”。

我们的生活。愿望和事实之间总是差着几百个产品经理,因为这些产品经理没一个叫“豆豆”。他们的眼睛是扫描仪,他们的代号是“天敌”,亮度、饱和、对比度通通都到碗里里,像素更是一个都不能少。

我们的工作。别问我为啥数数总从0开始,别问我为哈对任何东西都想做2的乘方,别问我打电话说错话左手下意识敲Cthl+Z是啥意思。反正只要客户和产品经理一句“改”,我们就得动起来!

我们的薪水。社交是硬伤,抱大腿更是不擅长。公司几百个程序员怎么搏出位,不上位怎么有钱赚。罢了,我赌公司不会成为下一个暴风,期权不等了,新找个年终奖发十几个月的公司试试去。

我们的出路。人家说,码农做十年,就是没出息。其实不是没出息,是没力气。所以除了创业升职当领导的,就都往最熟悉的岗位转。那么我最熟悉的是谁呢?

我们的队友。律师、建筑师、英语老师都来搀和啥?!《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谁写的站出来,我要约你谈人生。一个不靠谱的产品经理永远不知道他提的需求会写出怎样的一坨金字塔!

一个外行产品经理是刷了无数程序员之后才晋级为优秀,我欣慰地看着你越发傲娇。不知不觉之间发现彼此成为最熟悉的人。妈,除了瑞雯和艾希,过年带我们产品经理回来给您看看可好?

本文来源:界面,作者:席春慧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