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运儿”同事:两年完成别人十几年的职业跨越

4
29

职场上有幸运儿,外人看来,他们走的每步棋紧凑正确,似乎开了天眼,精准预见未来。但了解内情和过程的人知道,“幸运”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未来命运靠自己把握。

成功=充分准备+寻找机会+环境支撑。显然,“充分准备”的全部及“寻找机会”“环境支撑”的部分主导权在于自己,“机会”和“环境支撑”多多少少具有幸运因素,似乎难由主观意愿左右。其实,“幸运”正是自己争取来的,成功需要运作,运作“成功”的操盘手恰是渴望成功的自己。

现在我们细细解剖一例职场快速成功者的奋斗历程,揭示偶然背后的必然。

他用一两年非常短暂的时间完成了绝大多数人十几年甚至一生无法完成的职业跨越。

春节过后,我调到培训部,我的头儿是大伟。

大伟善良、仗义、心直口快,没有心计,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主儿。早年间不适应老国企环境而辞职,单干几年后开始为前途迷茫,正好巧遇原来的老上级何总,彼时何总刚被请来做我们公司的副总。经何总极力保荐,大伟终于又找到组织,并且名列骨干员工行列。大伟对何总感恩戴德,铭记不忘,总想找机会报答。

二月的北京春寒料峭。晨会结束,大伟走进我的办公室,后面跟着一位陌生的青年。“这是咱们部门新来的员工志晖,今儿头天上班,以后咱仨一块干啦。”

志晖穿一套旧的磨得发亮的平纹蓝布西装,急步过来和我握手:“请多关照!”从此我们同室办公一年多,直到他高就离开。无人预见到,这位没有任何专业背景的普通人,两年多后成为国际上最老牌的跨国保险巨头亚太区总裁。

志晖是不甘平庸、不甘寂寞的,就像一块急切等待去补天却被遗忘在莽山背后的仙石,不知如何发出惊鸣,只得紧紧抓住每片掠过的风柳,期冀被补天人发现。

“昨天在王府大饭店欢迎英国客人,我做翻译,老总们全震惊了,没想到咱们公司有英语这么好的人!”被认可、受重视,志晖抑制不住兴奋。我想象得出来,在那样隆重的场合,颇有领导范儿的志晖自信心暴涨,圈外人没准儿把他当昨晚的主角儿呢。

那几天参加宴请的同事们与志晖打招呼的神态都有所改变,一个个充满恭敬的笑容,志晖像领导似的点头微笑回应着,春风得意。可惜,大展风姿的机会太少,他从此又沉寂了。

平时公司里按时上下班,不加班。勤快的员工稍早来,去锅炉房打上几暖瓶热水,然后扫地、整理办公室。志晖每天七点多早早来到,从书包里拿出随身携带、时刻不离手的英语书,旁若无人,无视别人的忙碌或闲谈,大声诵读,声音传满整个楼道。下班后,别人踩着点儿打卡回家,他不走,把下班高峰堵车时间用在办公室读英文。当时公司几乎没有任何国际交往,他的行为显得怪怪的。

志晖入司第二天跑到业务部借来厚厚的大开本《保险英语》,抓住点滴时间读书,从不嫌烦。公司里没人通读过这本书,包括专业岗位上的员工,而非专业出身的志晖却在几个月里把这本塑膜的硬皮书翻烂了。

我俩聊天,他有时说到烦心事,不像一般人那样发发牢骚,或者憧憬憧憬未来,他会立刻调整心绪,沉下心来,把心思转移到不离手的书上。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有同事不无嘲讽地和他开玩笑。但事后证明,这句古语真在志晖身上应验了。

大家不觉得他成天辛苦地啃这大部头有实际用处,首先他不在专业岗位,没有实践仅自学这些理论知识有什么用?再者,英语在工作中压根儿派不上用场。

其实,这项极其枯燥的基本功练习对于志晖有着重大意义:在没有英语环境的岗位上他不但没有丢掉他的长项——英语,还掌握了保险专业知识,为他日后成为难得的国际人才奠定了基础。如果他像别人一样在闲聊、玩乐上消磨时光,就没有快速崛起、超越他人的未来了。

慢慢地,出现很多对志晖的负面议论,因为他与众不太相同。我们部门组织培训,请来中央财经大学的系主任,讲课完毕,听众鼓掌欢送,大伟走向系主任,按惯例表示感谢,再送客人离开办公大楼。可大伟还没走到台前,志晖却一个箭步站到老师跟前,俨然公司代表,寒暄着送走来宾,大伟只好跟在后边。这应是大伟的活儿。志晖原来不是保险行业的,他想尽可能地结识业内人士。

培训教室里,同事们正聚精会神地听讲,不知哪里传来一种持续不断的奇怪声响,大家东张西望,寻声望去,原来志晖坐在教室正中间,尽情地打着呼噜处于熟睡状态。他的身体歪斜在椅子里,手里攥着的那本英语书掉落在地上,面前摄像机的带子已走完。他的职责本来是摄像。同事们面面相觑,暗笑不止。前次他下午开会时睡着,这次才上午十点多,竟又睡着了。

我把志晖的特异告诉大伟,大伟无奈地叹了口气,十分诚恳地说:“我也听说了。你知道他是何总介绍来的!何总,我的恩人,大恩人哪,他托付给我的人,我得好好待他。你就受累多提醒他吧,就算帮我啦。谢了!”

志晖其实很好面子,单独面对我时,他解释说:“我太困了,凌晨三点多才睡。”

看我没反应,他补充道:“我自己找了些专业书看,我不是保险专业,又没有任何实践经验,不赶紧学习只能混日子,还谈什么上进。”

紧迫意识强烈,并且付诸行动,刻苦和坚持,这是成功者成功前的与众不同,是成功者的轨迹

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件平常事在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中是多么重要的一步。

新财年开始,传来重要人事变动的消息。公司总经理卢总高升,副总经理樊总主持全面工作。

三十几岁的杰出帅才卢总,头脑极其清楚,掌控公司游刃有余,平时话很少,说出的话有份量,掷地有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极有威望,深受公司上下敬重。

当时公司有条不成文的严格的内部规定:入司不满三年的女员工不能生孩子。历年来没人违反,曾有员工入司不满三年意外怀孕,遵守口头约定打掉胎儿,后来一直未能生育。后来,一名入司不满半年的女销售怀孕,卢总知道后要求按照惯例处理,人力资源部经理非常为难:这不是违反劳动法吗。

总经理办公会上,卢总对秘书说:“会议纪要上记下来,是我决定辞退她,如果要上法庭,我去。否则我对不起那些遵守规定的老员工!”

卢总对人力资源部的要求是:一切按照制度办,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如果制度不合理,可以修改制度,但在新政策出台之前,所有的人按照同样的标准执行。

与个子不高、胖墩墩的卢总相反,同龄的樊总高大英俊,胜似电影明星周润发。樊总和卢总的性格和做事方法很不相同,樊总业务水平非常高,但没有统领全局的经历,他很感性,思路跟着感觉走。

经过前几年的迅猛发展,公司业绩连年翻番的发展速度明显降下来,卢总走后接连出现数起管理漏洞引发的负面事故,使樊总深受其累,精神高度紧张,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业务管理上,没心思应对非主流事物。何总的地位也上升了,而且分管我们培训部。大伟对志晖更好了。

5月,中央财经大学第一次对外公开招录单位推荐的在职研究生,公司内部划定的推荐条件是:经理助理以上的B类干部,或者入司满一年的C、D类员工。

报名的员工很多,培训部筛选出合格人员经樊总批准后,向学校推荐。

志晖入司仅三个多月,不够资格,但他非常非常想上学,求过大伟几次,大伟请示何总,何总说:这特批的事还要老樊定才行。

这是单位交推荐表的最后一天,我们迟迟没有报出去的唯一原因是志晖请求大伟再为他争取一次。大伟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人,更何况对何总介绍来的志晖,大伟答应帮忙。大伟一天都不在办公室,志晖非常紧张,焦躁不安地等待消息,电话铃响了又响,都不是大伟打来的,志晖又盼望又害怕。

五点半下班时间到了,我叫志晖就伴回家。他说:“大伟说六点前不回来就不让我等他了,我再等等大伟,只要名单没报出去,我就要争取到最后一刻,一定要争取上学。他没来过电话,估计我的事没戏了。”

看他来回踱步,十分焦虑,我安慰他说:“不行就算了,明年再报吧。”

他执拗地摇着头:“不,所有的事都事在人为。汪漪,你真的考虑好放弃报名? “

我够报名条件,但我丈夫经过几年努力,已被香港大学录取,几个月后将赴香港攻读临床牙医硕士学位,需要三十万人民币的费用。我们每月只有三千元收入,为了他的前途,我甘愿放弃这次学习机会,况且我也没有时间,我得边上班边照顾两岁的小孩。

志晖看向窗外,眼里充满忧郁,面对光线依然强烈的夏日夕阳,他眯起眼睛,幽幽地说:“我想上学因为我没有专业,在这里不会有发展。我不够条件,樊总不同意是有道理的,否则怎么向其他不够条件的员工交代?”

六点十分了,大伟还没有回来,志晖绝望了,非常难过,我们准备出门回家。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起来,原来是我妈妈打来的。等放下电话,我们关上灯,推开办公室门,迎面正好碰上大伟。

大伟一屁股坐在转椅里,点燃了一支烟:“还没走哇?”

“樊总同意了吗?”志晖紧张地问。

“没戏。”大伟吐了个烟圈,很无奈。

志晖的眼睛湿润了,低头不语。

沉默了一会儿,大伟像下定了决心:“我自己把你的名字加上,直接报给学校,以后就算老樊知道,你已经上学了,他又能怎么着?”

“樊总原话怎么说?”我问大伟。

“他说不行。我请示两回了。”大伟迟疑着对志晖说,“我最后跟老樊争取一次,他再不同意,就没辙了。他现在事多,心情不好,正开着会呢。我试试吧。” 大伟拿起电话,志晖盯着大伟的话筒。

“樊总,我们部门的志晖特想报名——就是在职研究生啊,啊?啊!行,行行。谢谢樊总!”大伟愣愣地放下电话,看着我俩,“嘿,他同意了!今天早上他还不批准呢。怨不得下面人说他朝令夕改。得,行了,搞定了,你们赶紧回家吧。”

志晖的情绪随大伟的话变化,使劲点着头,泪水夺眶而出。很多年过去,此情此景我记忆犹新,我见证了他巨大跨越的关键转折,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件平常事在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中是多么重要的一步。如果仍是卢总主政,如果我们的头儿不是大伟,都将是另外一种结局:志晖肯定上不了学。这些好像都是偶然因素,诚然,所有的结果都是多种力量综合作用的结果。然而,反思任何一件事物,其背后定有必然的关键因素,只要这个因素存在,达成目的只是时间和路径的问题。这个关键因素就是志晖本人,他有理想、有韧性,有百折不挠的信心。

我和志晖迎着火红的落日骑单车回家,一路上他非常兴奋,话特别多,说要提前准备学费。路过水果农贸市场,他买了很多水果,我头一次见他花钱。

年终将近,为冲刺超额完成年度业绩指标,全公司加班加点,人人都像上紧的弦。这时候是培训的淡季,我们远远地安静地歇着。

工作上没什么急事,大伟不管我俩,我和志晖很高兴,正好给我们时间各忙各的。我爱人去了香港,我得照顾女儿,得空儿就溜回家。

志晖和全职学生差不多,不分昼夜地读书。他是研究生班上仅有的非保险专业学生,基础差、学习难度很大,学校要求很严,缺课、不及格都将遭到淘汰。有的人专业出身正从事专业岗位,因工作忙,没时间只好退出学习;有的人非专业出身跟不上,考试不及格,也只得退出学习。而志晖占有得天独厚的时间优势,学习成了他的正差儿。

新年刚过,北京连降大雪。我和志晖各怀心事,心事重重。

华普大厦中午有六元和八元两种员工套餐,为了省钱,我吃六元的,只有两个素菜,油水少,下午很快就饿了,吃不饱还要花六元钱,我觉得太贵。我要负担丈夫在香港极其昂贵的学费、生活费等全部费用,只能仔细省下微薄工资的每一分钱,再高价换成美元寄给他。三十岁,最渴望自我实现的年龄,为追求理想,我们忍受离别的痛苦,忍耐艰苦的生活,承担不可预测的未来的巨大风险,我们的感情非常好,我愿意为他做一切,只要他能成功,我吃糠咽菜也心甘情愿。我和志晖过着一样的生活,他为了积攒学费甚至不吃中午饭。不同的是,他为自己奋斗,我为别人奉献。

我发现一个可以吃饱的便宜地方,朝阳门地铁站北侧,插在雪地上的四根竹棍撑起一张大大的塑料布作顶,遮蔽风雪,来吃饭的全部是附近几座在建大厦的外地民工。馅饼五毛钱一个,米粥四毛钱一碗,咸菜和辣椒免费。

从此,每天中午,我和志晖走十几分钟去小摊上买馅饼,他买四个,放很多咸菜、辣椒,我买两个。

破旧简陋的小桌边,民工们在喝热粥,驱赶严寒。我俩想想回办公室有热水喝,干吗不省下这四毛钱。风雪漫天,我们踏雪回办公室,薄薄的小塑料袋里的馅饼很快就凉了,志晖出主意,我俩赶紧把午饭塞到羽绒服里面,用体温来保暖。

一天下午,我进到办公室,志晖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很虚弱,脸色十分难看。

“我刚才头昏、恶心,浑身出虚汗,从椅子上摔下去了。”他慢慢地说。

“你要好好吃东西,千万别把身体搞坏了。”

“我夜里两点多才睡,可能太缺觉了,我们快期末考试了,我必须得通过!”

我早上不吃东西,夜里照顾孩子要醒好几次,休息不好,有一天早上几乎晕倒在地铁里,有人赶紧给我让座。忍着心脏的憋闷不适,好容易蹭到办公室,这回轮到志晖来劝解我了。

“你要好好爱护自己,你爱人学成回来,你身体不行了,你能幸福吗?”我们俩人都沉默了。

没有坚强信念的支撑,坚持奋斗不容易。物质是现实的,没钱不能成就理想,而奋斗正是为了实现理想,为了高物质生活。

公司提拔了同级别的几个人,他们每月工资增加几百元。好几天,我心里酸溜溜的,没被认可是其一,主要是为一年多出的这几千块钱,几千块,能做多少事啊。我俩多么想在电话里多说说话啊,可是北京香港的通讯费每分钟高达10元钱,我经常看着电话怨自己挣的少,如果有足够的钱,会增加多少快乐和心里安慰!

志晖也是闷闷不乐,一个月1400元的工资,根本交不起每年上万元的学费。

志晖向大伟借钱,晚上他在外企工作的妻子看见桌上放的信封里装着厚厚的现金,以为他悄悄拿了自己的钱,怀疑的目光冷冷地射向他,这让志晖深受伤害。

后来,他的妻子瞒着他独自移民加拿大,他十分伤感。我宽慰他:“你要好好奋斗,成功以后,什么好女孩找不到,不定多少人追求你呢!”现在,相信我并非预言的预言一定实现了吧?

身边人都在忙着赚钱,不管是大钱还是小钱,只有我俩像苦行僧一样,劳筋骨、砺意志,心中只有不知何时才能实现的人生理想。我们经常讨论付出是否值得的问题。

“你给你爱人二十多万去学习,不然能买辆桑塔纳了。”志晖非常感动我对家庭坚定不移的支持。

“到四十岁,想学也学不成了,趁年轻努力,今后会有回报的。早奋斗比晚奋斗强,现在有辆桑塔纳,四十岁后失去竞争力,半死不活地耗着,有什么意思?”

“你说得对。应该好好努力,实现人生理想。”

外面银白色的雪光映在窗上,温暖的小小的办公室里,装满我们的梦想,相互激励着坚持下去。

只有永远不满足的人才能一步一步体会人生不同高度的壮丽景色,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又是一年的春天来到,社交活动极少的志晖突然像变了个人,频繁地主动联系同学们。原来班里要选出一名班长,志晖在拉选票,势在必得。

他向老师提出申请,和每个同学谈话征求意见,为班集体义务服务……几乎没人对这个毫无实权的职位感兴趣,于是志晖的愿望实现了。他也向职业目标大大地跨近了一步。这一步的结果几个月后就立竿见影显现出来。国际上最老牌的一家保险公司驻中国代表处的秘书也在研究生班上学习,志晖当上班长后几个月,代表处首席代表职位空缺,外国总部让秘书在中国物色一名本土人才。志晖是班长,和她接触很多,首先进入她的视线。

一年多来志晖对保险专业和行业颇有了解,英语水平很高,很快将拿下专业硕士学位,毫无悬念,这是极为难得的人选。特地前来中国面试的全球副总裁对志晖非常满意,临别时握着他的手说:OFFER由总部HR部门发出,但我渴望立刻和你成为同事。

很快,志晖提出辞职,新的职位是这家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

一个月后,志晖回来了,来感谢何总、大伟,来看看我。他穿一套非常挺括的深灰色带暗纹的高级西装,头上戴着深棕色宽边英国绅士帽,手中拿了一柄做工相当考究的手杖,气宇不凡。

“你的工资有多少?”我问他。

“一个月比原来一年多。”

我想起来,一年多以前我第一次见志晖的情景。

我又想起来,以前他拿着那薄薄的工资袋时的神态。

他凤凰涅槃了,绝不限于收入职位这些范畴的改变。

世界级豪华壮阔的工作平台上,志晖的能力、潜力得到充分发挥,在外国老板眼里,他是玩转中国各级政府机构又精通业务的难得的拓展型本土人才,在中国员工眼里,他能与外国老板充分沟通、管理水平高、上升势能强劲。

国际政治经济大形势所趋,中国引起全世界高度重视,很快,他被调到外国总部,在各个部门实习,并且成为在总部注册的国际员工。后来被任命负责亚太区业务,工作地点在香港。

N年弹指一挥间,我仿佛回到与志晖对坐的小小办公室,“我的目标是什么?实现的路径是什么?现在我应该着手做什么?”“一生如何度过才有意义?怎样实现自我价值?”这是我们曾经深入讨论过多次的话题。

大话题里包括无数小话题,无数小话题的实现才能成就大话题。每个小话题都不会轻易实现,实现靠判断、行动、努力、奋斗、坚持、创造、机遇,每个环节环环相扣。他旁若无人地大声读外文,他把保险专业英语的硬皮书看烂了,他极力跻身第一届在职硕士研究生班,他天天学习到深夜,他力争没人愿做的班长,他有意识地拓展人际圈子……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微薄的工资条,他踏雪走很远去买几个馅饼,他昏倒在办公室里,他深受家庭和事业的困扰,目标和现实差距太大,他也有内心虚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成功=充分准备+寻找机会+环境支撑,这个公式在志晖身上得到充分印证。最核心的因素是内因,它源于自己内心深处,是别人无法强加也无法剥夺的。

功成名就的志晖现在还思考人生和职场的话题吗?我相信会的,因为这是职场上永远的话题,而且只有永远不满足的人才能一步一步体会人生不同高度的壮丽景色,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